中性改名!愤怒的不是改为眼镜蛇队,而是把代表中国足球的名片撕掉

新华社前段时间爆料,为促进职业联赛的健康、稳定和长远发展,中国足协拟出台规范俱乐部名称的相关规定。根据《中国足球协会职业俱乐部名称规范》(征求意见稿),俱乐部名称被要求非企业化、中性化,若在规定时间未能通过足协认证,俱乐部将不被授予或被取消联赛准入资格。

改中性名自2015年《中国足球改革发展总体方案》提出,2016年中长期规划具体布署,2017年联赛会议事前通知,2018年征求意见,并要求2022年完成,此事终于落于实处。

按照中国足协的规范要求,全称中的地域名应为俱乐部所属地的名称或所在城市名称,俱乐部名应为中文,不得超过4个汉字,且不得使用与俱乐部股东企业、实际控制人或关联方相似、相近的发音或汉字。

因此,“上港”、“富力”、“苏宁”等名称都必须更改,哪怕在亚冠赛场上为国争光,甚至曾经获得过至高无上荣耀的球队,就算在世俱杯上激战过拜仁和巴萨也不能幸免,这些俱乐部早已成为中国足球的靓丽名片,这样一刀切是否有失公允呢?早在1994年,中国足协就要求各支俱乐部均用吉祥物的名称,当年的太阳神队就差点被改为响尾蛇队。

联赛球队更名这在日本J联赛早有先例,日本联赛之父川渊三郎采取了“俱乐部成立五年之内去除赞助企业名称”的折中方案,在那五年内便相继出现了浦和红钻、名古屋鲸八和川崎绿茵这样为中国球迷熟知的日本球队队名。

日本球队的队名一直为许多中国球迷推崇,从队名便可略知其所在区域的历史。如横滨水手,横滨是日本著名的港口城市,海事船运是城市的特色,因此浓缩出横滨水手的队名;神户同样如此,但队名用“胜利(Victory)”和“船(Vessel)”两个英文单词浓缩成Vissel的组合词,意为“胜利出海,扬帆起航”。

其实总体来看,中国足协要求联赛球队更名去企业化的政策并无不妥,只是有几个点的“区别对待”颇受外界质疑

1.参赛时间区别对待

根据《中国足球协会职业俱乐部名称规范》规定称,必须在2004年之前建队参与职业联赛并且连续参赛的球队,才可能不更换名称。这样一来,中超几支老牌球队如北京国安、山东鲁能和河南建业都逃过了被迫改名得以保留。而如今年中超新贵上海上港由于4年前才组队,即使打破恒大对中超冠军的垄断依然也没有满足以上要求。

以2004年作为保留队名的分水岭合不合适呢?

首先,中超联赛是甲A联赛的“新名片”,两个联赛是继承关系而不是主客关系,也就是说中国俱乐部的延续不能只看名称。其次,北京国安、上海申花和山东鲁能这样的国企球队都得以保留队名,这其中的缘由难免让人有些难以接受。最后,在中超联赛经历了几年“假赌黑”的球队,是否被认为是经历过“光辉的历史”?以参赛时间作为分水岭,这是否有些屁股决定脑袋呢?

2.中性名称的界定

中性化名称是这次改革的重点,然而这一点依然存在着区别对待。国安、鲁能、申花这样的名字属于中性名称,而上港、富力、华夏幸福却被排除在了中性名称之外?如果因为企业名称,那么国安、鲁能申花这样的企业名称难道是因为比较好听而幸免于难吗?

对于中超俱乐部的冠名,很多人认为是强加的一种文化,其实不然。中超俱乐部的投资人几乎都是中国人,企业名称也是十分贴地气也意义深远。比如,国安:国家国民安全安康;鲁能:鲁即山东,能,能力创造才能;建业:建功立业。而华夏幸福,这种浅显易懂又寓意十足的名称又为何不能是中性名呢?这只能去问问足协的那群官大爷们了。

最近网络上出现了一些网友的突发奇想——

3.生存还是改名?

从上世纪90年代中国足球进入职业化阶段开始,投资人对于中国足球认知不清而致使球队倒闭的例子数不胜数,当然,足球市场的优胜劣汰以及投资者的“投机心理”是符合市场规律的。

足球俱乐部为了生存需要满足新投资者的各种要求,就可能出现球队被冠名的情况,上海东亚接受上港集团的投资而更名上海上港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。也就是说,投资人希望通过冠名而达到短期利益,甚至是长期利益的体现。而足球俱乐部也需要投资人的金钱去发展甚至是生存。这一切都应该让足球市场去决定,因为这关乎着一支职业球队的生与死。